中文/英文
媒体报道
社会责任
公司新闻
头条资讯
人民政协网:华人科学家能否领跑CAR-T治疗?
来源:人民政协网 | 作者:proaf1292 | 发布时间: 2017-07-12 | 951 次浏览 | 分享到:

目前,以CAR-T技术为代表的免疫疗法在血液肿瘤(如白血病)的治疗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不少复发难治型白血病患者的命运因此改写。75-6日由农工党中央、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联合主办的第三届北京-加州华人生物医药企业家高峰论坛上,与会专家这样表示。

让人欣喜的是,我国科学家应用CAR-T技术治疗白血病的临床试验,在疗效方面同样取得了比肩国际的水平。

CAR-T技术治疗复发难治型白血病成效显著

每次做学术报告,44岁的肖磊都要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年龄。因为在讲究资历的细胞治疗研究领域,看着只有30出头的肖磊很容易被同行认为是后生晚辈

但实际上,肖磊致力于干细胞治疗研究已经将近20年了。在2010年专职于经营自己一手创办的斯丹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丹赛)之前,肖磊是浙江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的博士生导师。在去浙江大学任教之前,肖磊还曾在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化与细胞所担任PI课题研究组长。

切入到CAR-T细胞治疗研究,是肖磊和斯丹赛近几年才做的事。但正如肖磊所言,从干细胞研究转向CAR-T治疗,如同从军工转向民用,从研究操作方法本身是比较容易的

但关乎生命的科学,即使简单也大意不得。所以,在决定进入应用CAR-T技术治疗白血病的研究之后,肖磊带领斯丹赛团队就决定按国际标准设定并执行临床试验方案,并由国内知名独立CRO公司参与全程,以确保试验过程规范。

据肖磊介绍,截至20171月,斯丹赛共在全国10家知名医院如北医三院、浙大一院、瑞金医院等多个研究中心,完成41B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的临床试验,其中有34例患者实现了完全缓解(即患者体内检测不到癌细胞),完全缓解率达到83%,稍高于较早开展CAR-T治疗研究的世界三大药企之一诺华的多中心研究数据。这样的成绩,也坚定了肖磊作为华人科学家的自信。

其实CAR-T细胞治疗,就是将血液中如同小战士般的T淋巴细胞分离出来,给其安装上‘GPS导航激活按钮。有了新装备小战士就成了无往不胜的超级战士,它们在重新进入人体后能精准定位和杀死肿瘤细胞。比较常规的化疗,这种方法患者要舒服得多——医生只需抽取白血病患者50毫升外周血,然后对血液中的T细胞进行基因改造达到武装升级的效果后,然后再静脉回输,经过几天类似于感冒的反应后,病人体内的白血病细胞就缴械投降了。肖磊形象地告诉记者。

不过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因为CAR-T技术治疗白血病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其所针对的患者都是复发难治型患者。也就是说,适用此疗法治疗的患者,需要经过伦理专家委员会的评估,传统的治疗方法对这些患者已经难以奏效时方可实施。

华人科学家在肝癌免疫治疗方面取得世界性突破

其实除了诺华、斯丹赛,国际上还有Juno公司、KitePharma公司应用CAR-T技术治疗白血病患者,也达到了同样的疗效。但让科学家们颇为苦恼的是,应用CAR-T技术治疗实体瘤,却迟迟难以获得突破性进展。

为什么治疗血液肿瘤CAR-T技术可以取得突破,而治疗实体瘤却迟迟难获进展?对此,全国政协常委、本届高峰论坛主席、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系教授何维给出了答案。

血液肿瘤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肿瘤细胞只能在血管中游走。而经过基因改造的T细胞是超强免疫细胞,可以在血液中畅通无阻四处捕猎。因而不管血液中有多少肿瘤细胞,只要还存在于血液中,就一定可以被强大的T细胞完全捕杀。但实体瘤与此不同,实体恶性肿瘤在发生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个抑制机体抗肿瘤免疫的微循环,T细胞很难进入实体瘤的组织内部。即使T细胞进入肿瘤局部,其抗肿瘤免疫效应大大受抑,甚至还有些免疫细胞在免疫抑制剂的条件下转化为免疫抑制细胞,成为肿瘤进一步增长的推波助澜因素。何维说。

正是因为CAR-T技术应用于实体瘤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在高峰论坛上,旅美华人科学家刘诚刚刚走上讲台,就收获了热烈的掌声。

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的刘诚,是分别注册于中美两国的优瑞科生物技术公司的创始人,其所领衔的研发团队所致力的CAR-T技术治疗肝癌项目,成为世界首个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T细胞靶向治疗实体瘤项目。

之所以选择肝癌作为研发项目,一是因为刘诚自小在中国长大,深知中国肝癌患者的发病率之高;另一原因则是比较其他肿瘤,肝癌的有效治疗手段比较少,即使在以新药研发著称的欧美,应用于肝癌治疗的创新药物也少之又少。

所以我们希望在这个别人不愿意做、也比较难做的领域有所突破。刘诚表示,和所有肿瘤一样,CAR-T技术之所以难以在肝癌项目上取得突破,也是因为难以找到特异性靶点。所以最初,优瑞科公司决定开展该项目研究时,曾被同行们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儿

但科学的魅力,就在于挑战不可能。优瑞科的研发团队,不仅找到了肝癌细胞的特异性靶点,还实现了让T细胞进入到肿瘤局部微环境,并在细胞内实现精准识别,从而对癌细胞进行有选择性的精准打击。

据刘诚介绍,在获批开展临床试验之前,优瑞科的动物试验表明,在小鼠皮下接种人肝癌模型之后,当肿瘤在小鼠皮下长到相当于普通人长了一个300克的肿瘤时,研究人员将制备的免疫T细胞通过静脉或局部肿瘤内注射打入动物体内,结果发现静脉注射后肿瘤生长速度显著减缓,而局部肿瘤内注射后,肿瘤体积迅速缩小,两周后75%的肿瘤消失。

实际上,找到肿瘤细胞内的特异性靶点,是应用CAR-T技术治疗肝癌的最大难点,也是优瑞科的重要突破之处。因为,传统方法对肿瘤细胞靶点的识别往往都是表面化的,就如同只能看到肿瘤细胞穿上了什么衣服,但优瑞科公司的研究成果则如同红外照射一样,不仅能看到肿瘤细胞的衣服,还能透视肿瘤细胞的内部。这就可以提高T细胞对肿瘤细胞的精准打击率。刘诚解释。

我国生物医药领域需要领跑标杆

现在,优瑞科已经在美国获批开展临床试验,刘诚也期待国内可以同步开展临床研究,以让新技术尽早应用于中国患者。

持有这份期待的,并非只有刘诚和他的团队。其在国内的同行,以及我国的相关管理部门如国家卫生计生委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也都保持着这样的期待。

而在这份期待背后,体现的则是国家对产业发展的支持。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焦红所言,在我国,生物医药创新已经成为引领医学模式转变、推进医学技术进步的重要的变革力量。

虽然比较欧美国家,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起步相对晚一些,但现在欧美国家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已经进入增长平台期,部分国家甚至呈现出下降的趋势。而作为后起之秀的中国生物医药产业,无论从创新到产业政策还是资本活跃度,都是目前全世界现在最好的。但以往,我国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思维以跟跑、并跑为重,创新驱动意识还不够强,领跑产业的自信也比较弱。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领跑者,来树立产业的发展自信。在高峰论坛开幕式致辞时,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技司司长秦怀金意味深长地表示。

那么华人科学家能否在CAR-T技术应用于肿瘤治疗方面领跑世界?与会专家认为,这还需要继续进一步观察华人科学家能否在实体瘤临床实验方面率先取得可靠疗效,以及能否率先实现CAR-T治疗的产品化(即不再局限于个体化治疗)。另外,CAR-T原创技术能否对美国实现输出也是判断中国企业是否领跑的可靠标准。可喜的是,从既有的临床试验效果来看,CAR-T技术领跑的前景是值得期待的。

因此,能否从可期前景中把握机会,实现产业发展的弯道超车并带动我国生物医药产业的创新发展,对我国和其他华人医药企业而言,至关重要。正如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所言,生物医药产业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是创新创业十分密集、投资高度活跃的钻石产业领域,也是本世纪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量。

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下,我国生物医药产业也进入到新老动能转换、科技创新发力带动的关键阶段,因而需要寻求发展的共识和合力。在以创新创业为特色集群的旧金山湾区,华人生物医药企业家以勤奋敬业创业成功率较高而著称;国内的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三城一区中的一区,也承担着北京乃至全国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重要历史使命,两地生物医药企业具备合作的基础和空间。陈竺认为,在此背景下,加州旧金山湾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为代表的中美两地生物医药企业家,借此机会致力于攀登生物医药科研高峰,将为北京强化科技创新中心作用汇聚力量,这也是助力我国科技创新发展战略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