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英文
媒体报道
社会责任
公司新闻
头条资讯
医麦客:「重新想象世界」人类基因组之父Craig Venter 炉边对话点燃易凯资本2017洛杉矶峰会,行业大咖畅谈抗癌未来
来源:医麦客 | 作者:proaf1292 | 发布时间: 2017-09-21 | 866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天是2017年9月21日

农历八月初二

医麦客:未来CAR-T的产业利好



2017年9月21日/医麦客 eMedClub/--2017年9月19-20日,美国西海岸最具影响力的年度盛会之一,易凯资本峰会2017(CEC Capital Summit 2017,此前名称为“Siemer Summit”)在洛杉矶盛大开幕。

 


今年的峰会围绕“重新想象世界”这个主题,深入探讨和展望人工智能、VR和AR、生物工程与生命科学等前沿科技对传媒娱乐、汽车、零售、医疗健康等产业的深远影响。


对话人类基因组之父 Dr.Craig Venter


近千名嘉宾齐聚洛杉矶地标比佛利山庄,共同搭建连接全球产业领袖与前沿科技的平台。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知名生物化学家、遗传学家、人类基因组计划之父Dr.Craig Venter也出席了此次会议,与众多行业大咖围炉讨论当下最燃的话题。

 

那在医疗健康领域里,当下最燃的话题莫过于抗癌明星CAR-T细胞疗法了,国内的细胞治疗领域的领先企业斯丹赛也应邀参加了此次峰会。斯丹赛CEO、前硅谷著名风投KPCB合伙人魏建中博士作为细胞治疗领域专家和资深投资人士在紧张行程之余,就当前CAR-T行业的产业利好和未来发展接受了医麦客的专访。


魏建中博士


医麦客:医疗健康是今年易凯资本洛杉矶峰会的重点主题,CAR-T细胞疗法更是最燃的话题,受到投资界人士广泛关注。我们知道,8月29日吉利德刚刚宣布119亿美元收购凯特(Kite)。在您看来,这是资本对这一领域的热烈追捧,还是吉利德借助收购的转型之举? 

 

魏建中博士:首先,吉利德作为全世界最优秀的生物医药企业之一,它成功的原因一个是它本身研发做的非常不错,同时它为更为业界称道的是2011年以110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Pharmasset,此次收购为它带来了一个非常好的HCV(丙肝)的小分子新药,这个产品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收入和利润。可以说这次收购是有史以来整个生物医药行业最出名、最成功的收购之一。所以吉利德能以非常独特的眼光察觉到行业发展的主要趋势,然后在别人还没有意识到之前先行布局。

 

一直以来,吉利德一直想从一家抗病毒的传统企业延伸到癌症领域,因为癌症领域是全球医药巨头必争之地,也是最大的市场。在这一领域吉利德之前算不上非常成功。我们注意到它实际上很早,早在过去12个月之前就开始布局CAR-T领域,专门从诺华、包括从美国最大的投行挖人,成立专门的团队来收购这个行业的领先企业。我作为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它选的时机非常好,是一个很好的deal:因为Kite的产品会马上获批,这样的话在淋巴瘤领域它有一个很好的产品,而Kite有整个平台来进行CAR-T后续的开发。我觉得很多公司还没有意识到CAR-T的巨大商业价值,Kite是最早体现了CD19巨大的潜力,所以吉利德才做出这样的收购决定。

 

医麦客:您刚才提到CAR-T的巨大商业价值,吉利德也正好选在了诺华Kymriah获批前后这样一个时间点来宣布这样一个消息,此次收购对于CAR-T领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魏建中博士:我个人觉得以CAR-T为代表的细胞治疗领域的发展趋势会与之前抗体药发展非常相似。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抗体、蛋白药领域很小,后来发现抗体药独特的优异性,现在全世界卖的最好的新药大部分都是抗体药。CAR-T实际上差不多,它能做很多我们说小分子和大分子药物做不了的事情,如果对CAR-T的某些环节进行更换,例如在表面抗原识别的环节,更换不同的抗体,很可能就可以针对多种不同的疾病,因此CAR-T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性技术,它今后的商业潜力是非常巨大的。当然目前还存在一些问题影响它的商业应用,但是随着CAR-T技术的逐渐发展,这些问题慢慢解决之后,CAR-T有可能跟抗体药一样,在整个新药行业取得巨大的成功。

 

所以我个人觉得吉利德这样布局是非常有道理的,并且它的做法会影响到全球其他大的医药企业,比如像辉瑞、强生、赛诺菲等这些大药企可能会纷纷进入CAR-T领域,我想这是对全球的一个影响,而且我个人觉得(CAR-T)这个行业如果没有大公司进入的话是不太容易成功的,最终CAR-T要到医院、要用到病人,需要大公司的商业机器,包括他们的销售、市场和影响力,来真正把这个产品做好。

 

医麦客:那是否可以理解为此次收购相当于给这个行业,这个细分领域定下了一个全球公允的价格,以后不管是收购、合作还是其他商业开发,这可能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标准案例和价格参考?

 

魏建中博士:对,诺华Kymriah通过美国FDA批准和吉利德收购Kite是今年这个行业里两个最重要的里程碑事件。现在大家看吉利德收购Pharmasset的HCV觉得这是最成功的收购,我个人相信再过5-10年,大家再回头看CAR-T行业,也会觉得此次收购是这个领域非常成功的案例。 

 

医麦客:目前像白血病、淋巴瘤这样的血液肿瘤的治疗方式,化疗、移植等在临床上也有非常不错的疗效。您认为CAR-T作为新的疗法加入到血液肿瘤的治疗范畴,这个领域它的容量有多大,是否会遇到问题? 

 

魏建中博士:我觉得每一个治疗手段或技术都有它的定位,或者适用的场景,因为任何一种疾病治疗都有一线治疗、二线治疗、三线治疗等,有不同的治疗方式。所以包括CAR-T在内,每个疗法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也都有存在的必要性,很难说今后谁能变成一个主要疗法,这其中要看很多数据,有很多变化。

 

比如说化疗,它对早期的血液病患者是非常有效的治疗方式,很多病人用了化疗以后,可以把肿瘤细胞杀死,如果后面能够靠自身的免疫系统维持完全缓解状态,那这个病人就能达到治愈。化疗的优点是相对便宜,也比较有效,但化疗的坏处是有很大的副作用,而且化疗经常会引起很多癌症的诱变,使癌症变得更加糟糕,这些都是化疗的优缺点,但是它作为传统上用了这么多年的一线治疗,病人往往首先会选择化疗。

 

至于后来的靶向治疗,最成功的例子就是美罗华,它是一个针对CD20的靶向治疗药物,跟我们谈的CD19有很多的共性。它是一个抗体药,抗体药物的好处是副作用小,治疗效果相对也比较好,缺点是成本很高,很多病人到后面也对这种靶向治疗产生耐药性。还有一些抗体药无法治疗的病人,这些病人没有别的选择,一般来说这些病人就会选择做移植。移植是一个相对有效的方式,但是移植的成本非常高,而且移植也会带来很多副反应。


目前CAR-T是最有效的清除肿瘤细胞的治疗方式,而且这个效果可以坚持很久,美国CAR-T技术治疗了很多病人,也是5、6年没有复发,所以说它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但是它目前比较贵,像美国一个病人需要近50万美元。所以每个治疗方式都有它的优缺点,就看今后5-10年的变化,看看哪些疗法可能逐渐成为一线治疗,或者逐渐替代其他治疗方式,这个需要很多年的发展和进步,要更多数据证明。

 

医麦客:这么多公司都在做CAR-T细胞治疗,特别是在血液肿瘤扎堆,您觉得未来优秀的公司怎么脱颖而出?您刚才提到新的技术需要大型医药公司的支持,他们本身有大量的资本资源可以推动这些新的技术。对于那些小的公司,他们未来的发展机会在哪里? 

 

魏建中博士:目前在中国有很多公司在做CAR-T,但在美国很多新公司主要是做下一代新的技术和产品,这是美国CAR-T行业的一个发展趋势,因为在美国本来市场容量就不是很大,所以很难有多个企业一起扎堆竞争。

 

中国是一个特例。我们也知道在PD-1这个领域中国有几十家企业。这些产品相对来说,一开始看起来技术门槛不是很高,而且也有效,所以很多公司都想来布局,但是我个人觉得最终在中国能成功的企业有可能不会太多,这是最终的趋势。

 

中小企业要在这个领域成功的话一定要创新,要有自己的专利,自己全新的分子结构等,这些才是成功的最重要保障,而不是急切地冲到CD19或者CD20,BCMA这些全球通用的靶点。更重要的是发现一些新的靶点和分子结构,使产品更加安全,更加有效。

 

但是我相信中国企业有很大的优势,因为(细胞治疗)这个领域很新,如果能够在某些靶点上有所创新,就很可能走在行业领先地位,还是有很多发展机会的。作为斯丹赛来讲,我们已经申请了二十多项CAR-T相关的国际专利,在这些方面做了很多布局,这些专利都是与众不同的新技术。包括我们在急淋白血病和淋巴瘤方面开展的多中心CAR-T临床试验,从完全缓解率等数据来看,已经与国际一线CAR-T公司不相上下,所以我相信真正有自主研发创新能力的中国企业在细胞治疗领域还是有很多发展机会的。

 

医麦客:目前在血液病领域CAR-T已经算是比较成功了,但是在实体瘤领域,目前不管从基础科研还是临床应用都存在一些挑战,很多实体瘤的病灶复发、转移,或者发现肿瘤的时间比较晚。您觉得CAR-T未来在实体瘤这个领域将如何突破?斯丹赛在实体瘤的领域未来是什么样的布局,或者说给同行什么样的建议?

 

魏建中博士:我觉得有两个最重要的方面,第一个是特异化的靶点。CD19被称为最成功的靶点,但在实体瘤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非常特异化的靶点,这一块是挑战,但也是机遇。如果能真正找到某些实体瘤相应特异化的靶点,我们有可能在这个领域取得比较大的突破。因为以前很多实体瘤的靶点在某些实体瘤有,在正常的肌体里面也有,这样就导致了很多副作用,这是以前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特异化靶点的选择。我最近注意到一些中国公司有很多进展,近期参加的几个学术会议上也看到一些公司在报道他们找到了肿瘤特异性的靶点,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方向。

 

另外一个方向,肿瘤内部通道的问题。就是你怎么能够使CAR-T细胞真正进入到肿瘤的微环境,这也是目前全世界的难题。大家至少可以看到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大分子有很大的突破,就是PD-1、PD-L1这一块相应的靶点的开发,有很多新的进展。我个人觉得实体瘤以后的进展方向之一,就是怎么能够把这些靶点和CAR-T联用,CAR-T和其他产品的联用来做实体瘤。

 

现在大家在学术界和行业公认的是以后癌症的攻克需要靠多种技术手段的联合应用,我相信CAR-T也是一样的,单靠CAR-T可能会有困难,但是如果你用CAR-T和其他技术联用的话,这里面是有很大空间的。

 

这个联用可以从几个方向来走,一个是行业里面公认的,以后多CAR,而不是说单一的,这是今后的发展趋势之一。第二,CAR细胞和抗体、蛋白类药物或者小分子药物的联用,这里面应该也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这些合在一起的话,对于治疗实体瘤是有很大影响和突破的。因为CAR-T从本质上来说是用人体的自身免疫细胞来杀死自身的癌细胞,我想实体瘤的突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就斯丹赛而言,我们现阶段已经完成了CAR-T治疗乳腺癌和甲状腺癌的临床前研究,并且获得了临床批件,目前正在招募病人。


医麦客:刚才我们说到实体瘤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进入问题。我们把PD-1抑制掉之后,T细胞就一定能进入到实体瘤吗?

 

魏建中博士:目前行业现在有很多想法,也在做不同的试验。我相信中国各种不同的尝试肯定能找出方式、方法,斯丹赛将PD-1的通道做了一个联合CAR,把PD-1跟我们的CD19CAR-T联合在一起,我们最近在美国也申请了专利,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我也看到其他公司尝试把T细胞的PD-1的基因给敲除,这是另外一个想法。美国也有报道CAR-T和PD-1抗体的联用,每个人都在走不同的道路,最终的成功与否都要看临床试验的结果。我相信今后几年,随着资金和资源的大量投入,大家能够找出一个比较好的方法来解决实体瘤的问题。

 

医麦客:我们知道像美国或者欧洲的发达国家,他们在健康领域,从资本投资角度来说非常成熟,所以在生物药这一块占了很多先机,引领市场。但是我们发现现在中国的资本很多情况下还处于逐利的阶段,甚至有的时候是一拥而上,扎堆来投。您怎么看目前国内的投资环境,如何才能把握好的投资机会?

 

魏建中博士:美国早期投资的专业性和它长期的眼光是非常值得称赞的,所以全世界大部分创新的技术和产品也都是从美国的一些企业和学校开始的。像CAR-T就是一个典型,它整个的概念都是从学校和研究机构提出的,最早的成功也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儿童医院最先开始的。这个是他们的一个体系,或者是早期投资人的专业性导致了很多很好的创新都是从小公司开始的。

 

中国目前大环境对投新药、新的技术是非常好的,很多基金蜂拥而至,这对整个行业是很大的利好。但是我觉得不好的地方,因为资本有点过度,导致了这个行业相对有些混乱,在国外不可能看到的现象,比如说在美国不可能看到有60几家公司同时做PD- 1,PD-L1。所以有时就很难让人区分,到底哪一家公司是好的,哪一个是坏的,这样就导致稀释了很多人才,资源,也稀释了一些行业的努力。不过这可能也是中国必须走过的道路,很多公司可能最后会失败,使好的资本和一般没有任何判别能力的资本区分开来,最后使整个行业更加规范。

 

医麦客:我们之前有关注到斯丹赛的一些对外合作,我们从行业角度也有了解现在国内在第一梯队的CAR-T公司,他们现在在国内和国际上的一些布局。作为一家中国的细胞治疗企业,斯丹赛在引进来、走出去方面有什么样的设想和布局?斯丹赛未来是要成为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魏建中博士:我本人在医药领域做了很多年,从最早做的和记黄埔医药,后来做的再鼎医药,到现在的斯丹赛。实际上我觉得任何一家医药企业成功,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够走出去,也能够引进来,这是非常关键的。

斯丹赛从最早开始布局,一定要把国外好的产品引入,第二能够把我们的产品和技术输出,这个是我们基本的战略。随着公司的扩大,资金的进入,我们能够有能力引进国外好的产品。像我们今年从波士顿一家上市公司一次引进四个美国FDA批准上市的细胞治疗产品,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也专门请了美国的咨询公司帮我们在美国寻找合作伙伴,跟欧洲制药公司进行沟通,希望能够把我们认为在业界最领先的技术迅速带到美国市场进行临床。


我想以后斯丹赛肯定是一个全球化的生物医药企业,主要是在新的治疗和CAR-T的领域。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能够被像吉利德、强生等大药企引到美国,在美国进行临床和商业化。当然我们自己也希望能够把国外一些好的产品引到中国来进行产品化和商业化,服务中国病人,这是我们最终的想法。

 

感谢魏博士接受我们的专访,预祝斯丹赛生物未来成为全球领先的细胞治疗企业,也希望以后有更多机会与您探讨CAR-T领域的行业利好和未来发展问题。

 

目前,绝大多数跨国制药公司已经通过自主研发、权益收购或公司并购的方式,在 PD-1 和 PD-L1 这两个免疫单抗药物品类上有所布局,未来它们将很有可能在 CAR-T 疗法上开展同样的军备竞赛,药企通过 CAR-T 疗法实现业务转型,而 CAR-T 企业通过大型药企的临床和市场经验快速推动产品开发及销售。CAR-T 疗法甚至有可能成为全球大型制药公司的标配。我们相信这个趋势在中国将同样引起大型制药公司的密切关注。

 

而这一趋势也进一步激发了全球风险投资和健康产业投资机构对 CAR-T 领域的热情,相关企业的估值有望进一步抬升。但前提条件是,药企必须要具备坚不可摧的硬条件,由于CAR-T 技术比起其它制药技术或治疗方法更不成熟,需要通过不断探索和实验来完善。因此,高水平的研发及临床团队是 CAR-T 企业的第一核心竞争力。

 

除此之外,CAR-T 作为全新的治疗方法具有明显的个性化治疗特点,市场运作方式也会与传统药物有着明显不同,因此经验丰富的商业市场团队也是企业成功的重要因素。